森羅

高三中,产粮速度迅速下降
主食BG
怪化猫 薬加ONLY
卖药郎沉迷中

【药加】萤

OOC注意



“卖药郎先生,我睡不着。”

 清越的少女声音打破了甲板的宁静。时近深夜,夜空却越发明朗,仿佛天上的大海一般波光粼粼,一扫几天前诡异阴暗的气氛。卖药郎独自坐在甲板之上,默默看着池中游动着的金鱼。他的目光被加世的声音牵动着,朝着她的方向飘动,却没有侧过头看她。

“我倒是有助眠的药,但是,加世小姐需要的应该不是这个吧。”

“……又被你猜中了,该说果然是卖药郎先生吗。”

加世毫无顾忌地直接在卖药郎身边坐下。天秤在药箱里发出铃音,被它们的主人干脆利落地无视掉了。她的目光钉在白昼时独木舟浮现出来的处所,此时那里早已空无一物,而她托着腮,长长地叹息着。

“难道纯洁的仰慕之心,也会化为作恶的物怪吗?”

 她低垂着眼帘,睫羽在脸上投下一片忧郁的阴影,脸庞在星光照耀下,像是一副旧面具,淡淡地浮现出来,“坂井家的化猫骚动也是——虽然最后得以平息——这是卖药郎先生的功劳!但是,缳小姐所承受的痛苦根本就……”

“无法抹消。”

 卖药郎身体略略发麻,坂井家的化猫牵扯到太多人性的黑暗。他犹记缳的手轻轻抚摸他的,确切的说,化猫的头时的触感。他知道那不是她的错,甚至也不是化猫的错,而是参与了整个阴谋的“人类”的错。但是物怪于坂井家出现,他就必须要斩杀,这是他的使命,而且,只有那样,所有人,包括那个他连名字都耻于回忆的老人才能获得解脱。自那之后他很少考虑“人类”的情感,只要集齐形真理,拔出退魔剑斩杀物怪就算了事。至于其间牵扯到的,那些树根般盘曲错折的情感洪流,再也无法撼动他的心一丝一毫。他能感到自己的心在逐渐冻结。

然而此刻,加世抛出的问题,却让冰面产生了裂缝。他收敛了原先散漫的坐姿,正襟危坐起来。她需要一个答案,他同样需要。

“呜哇!卖药郎先生!是流星!”

卖药郎闻言抬起了头。茫茫的星辰悬在眼前,流星划过无数条轨迹,看起来像是银色的飞鸟群掠过天际,飞向人世的彼岸。它们散发着静谧的光芒,将一朵朵点缀其间的云彩映照得像粒粒银沙子,明澈极了。两人一时无语,沉浸在银河无底的深邃中。

“卖药郎先生,总觉得,有点悲伤呢。”加世望着天空,喃喃地说,“卖药郎先生总是那么冷静,就算是遇到了棘手的物怪也能可靠地解决掉。不知道为什么,总而言之很厉害。但是,卖药郎先生这种超脱人世的态度,果然还是太遥远了啊。明明能够清楚地看到,但是无论如何无法触碰呢。”

仿佛被银河勾去了魂魄而无法意识到自己究竟说出了什么一般,加世自言自语着。她一昧地凝望着美得令人惊叹的天穹,整个人身上散发着与平日截然不同的,冷冽而孤寂的气息,但也给人一种神奇的媚惑之感。卖药郎此刻的注意力完全转移到了加世身上。在他眼中,加世仿佛在银河之中漂浮着的羽衣天女一般,如梦似幻。他抬起手,却在指尖行将触碰到她的肩膀的刹那停了下来。

不过是幻影而已。

人世间的一切对他而言都是虚幻。憎恨也好,爱慕也好,欺骗也好,信赖也好,畏惧也好,同情也好,统统都是徒劳,不过是被时间打磨得千仓百孔的物事罢了,终究要被他所忘却。而遗忘,是对纯粹的美好的玷污。卖药郎收回手,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模样,在心中叹了口气,他知道自己今夜是难以入眠了。海浪不知止息地浮动着,潮声在一片寂静中显得尤为突兀,格外不合时宜,单调无味。

加世头微微一动,用她那双圆圆的眼睛盯住卖药郎,像是察觉到了他的动摇,她鼓起腮帮,思考了一会儿,猛然站起身,绕过巨大的鱼池,碎步跑到海座头曾坐过的地方,端正地坐了下来,双手模仿出弹琵琶的样子。星光如细雪一般,点点洒落在她的鬓发上,将加世的表情映衬得尤为认真。这副过于严肃的表情,让卖药郎觉得她十分可爱。他凝视着少女,尽管已隐隐猜到她想做些什么,但仍然期待着。

“你——最害怕的是——什么——?”

清澄的少女声音试图模仿妖物低沉诡异的声音未免显得有些滑稽,但加世本人脸上却没有流露出任何笑意,她悄悄抿了抿嘴唇,这个小动作没有逃过卖药郎的眼睛。这女孩总是这样,就算面对着超出人类认知范围之外的物怪,就算是恐惧到双手颤抖,高声尖叫,也没有放弃过一丝希望,在危急关头总能爆发出惊人的韧性。真难对付啊,加世小姐。

他几乎是叹息着,吐露出了答案:“我最害怕的是,得知人世的尽头只是个形真理皆不存在的世界。”

——人类被自身蒙蔽。物怪无从斩除。存在化为齑粉。了无边际,彻底的黑暗。

奇怪的是,说出答案的刹那,悲哀的心绪忽然彻底纾解了。

原来如此。所谓的,言灵,么。

加世嘴角一扬,露出一个得意洋洋的笑。

是与见到天平时别无二致的笑容啊。卖药郎想道。

 

“啊!等一下!明明是我有事要问卖药郎先生的!”重又坐回卖药郎身边的加世叫起来。

“加世小姐,”卖药郎一字一句地说着,看住了她的眼睛,“假如加世小姐变成物怪的话,就由我来斩除。”

——所以不需要担心,幸福快乐地生活下去吧。

加世看着卖药郎。他的眼睛恍如青渊一般深邃,让她感到有些害怕。然而此刻,这双眼瞳似乎有着一种神秘的力量在安抚着她,絮语着安心吧,安心吧。这双眼睛里落入了萤火虫般的星光。更显得此刻的卖药郎如同梦幻一般缥缈,却又无比真实。她重重地点了点头,伸出小指,“那么,约定好了哟。”

“约定,约定。”

 

 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这位卖药的先生,抱着熟睡中的……嗯……加世小姐,究竟——是要做什么——呢?”

 面对着用夸张语调提出问题的柳幻殃斋,卖药郎只是竖起食指,放在唇边。



评论(4)

热度(20)